首页 > 深度

RCU支持的研究揭示对古代捕兽陷阱的新见解

2022-10-24 15:38:51 责任编辑:张频 来源:光明网 点击数:1923
研究扩大了这些巨型捕兽陷阱的存量和分布地理范围,这是在其所属的远古时期最大的建筑结构 动物被驱赶沿着长达数百米、相互交错的石墙奔走,然后突然来到一个断崖式或隐蔽式深坑陷阱 RCU(皇家阿乌拉委员会)正在通过这种研究等工作进一步揭示该地区的文化遗产,这是作为考古中心之一的沙特研究所的知识根基

一项新的同行评议研究显示,在被称为沙漠风筝的古老石砌捕兽陷阱方面,揭示了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对野生动物复杂而广泛的狩猎活动,并展示出该地区先民的独创性以及协作天性。


Aerial view of a kite in the Khaybar area of north-west Saudi Arabia. These ancient hunting structures were named ‘kites’ by aviators in the 1920s because, observed from above, their form is reminiscent of old-fashioned child’s kites with streamers. (Diaa Albukaai and Kévin Guadagnini, Khaybar Longue Durée Archaeological Project, RCU-Afalula-CNRS)

要查看多媒体新闻稿,请点击:
https://www.multivu.com/players/uk/9102251-research-supported-by-royal-commission-alula-insights-into-ancient-animal-traps/

这些古建筑在20世纪20年代被飞行员们称为风筝,因为从高空看,其样式让人想到带有条幅的老式儿童风筝。 然而,这些巨大的纪念碑式古建筑的起源和功能一直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

沙漠风筝领域的领先专家Remy Crassard博士指出,这是其所属时代中最大的古建筑之一。约旦南部最古老的风筝可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沙特阿拉伯西北部新发现的风筝年龄仍在确定中,但似乎处于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向青铜器时代(公元前5000-2000年)的过渡期。Crassard博士不仅隶属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同时也是由RCU及其战略合作伙伴Afalula(法国阿尔乌拉发展机构)赞助的Khaybar Longue Durée考古项目的联合总监,他估计20年前已经发现的风筝数量为700至800个,而现在的数量达到约6500个,并且仍在增加。

根据最近在沙特阿拉伯、约旦、亚美尼亚和哈萨克斯坦进行的研究,Crassard博士的团队确认,风筝是被用于狩猎而不是豢养动物,它们标志着人类捕兽战略的一个深刻变化,这些超大陷阱的出现在自然景观中留下了巨大的人类影响。风筝可能导致狩猎活动远远超越维持生计的水平,这与增加与粮食生产和社会组织有关的象征性行为存在关联。瞪羚等某些野生物种可能因此改变了它们的迁徙路线,而其他物种则可能因为遭到捕猎而灭绝。

在沙特阿拉伯,西澳大利亚大学接受RCU赞助的团队成员Rebecca Repper领导的沙特阿拉伯王国阿尔乌拉航空考古学研究在阿尔乌拉县发现了207个以前未知的风筝。这些风筝尤其集中在有一处死火山的高原地区Harrat 'Uwayrid。该团队发现,与该地区其他地方发现的风筝相比,他们所研究区域的风筝主要呈独特的V字型。风筝有有多种形状,包括V型、袜子型、短柄斧头型和W型。

无论是何种形式,该地区的所有风筝都有一条低矮石墙形成的驱赶路线,将动物聚集在一起,陷入深坑或者断崖式陷阱。平均而言,阿尔乌拉风筝的驱赶路线长约200米。然而,在其他地方,驱赶路线可以延伸几公里。Repper女士说,更短的长度展示了猎人的当地知识,他们设置陷阱的地方有地形能够自然限制动物的行动。风筝所处的位置还表明,猎人对于被猎捕的动物有着深入的了解。

尽管在阿尔乌拉地区记录的风筝倾向于将猎物逼近悬崖边,但其他地方风筝的尽头则常常是隐秘式深坑,在一次猎捕中就可能杀死数百只动物。这种差异可能是为了适应当地的地理情况或者属于陷阱狩猎的演变。

航空考古学团队在该地区的研究为Crassard博士的工作提供了补充,Crassard博士为最近发表的一项由Olivier Barge博士(CNRS)领导的关于风筝类型年代相对顺序的研究提供了Khaybar风筝的数据。在Khaybar,有两种不同类型的风筝:传统定义的沙漠风筝和初期阶段的类风筝,后者在陷阱或深坑周围没有明确定义的围墙。该团队认为,类风筝可能是沙漠风筝的前身。更加复杂的风筝可能反映出狩猎的随机性降低和技术更加规范。

RCU考古和文化遗产研究总监Rebecca Foote博士表示:这些研究加深了我们对沙特阿拉伯西北部先民丰富文化遗产的不断了解,在这种情况下,更多的是对史前实践的了解。最近的研究拓展了我们之前对该地区新石器时期的发现,包括建造被称为mustatils的仪式用古建筑。随着我们开启RCU支持的实地考古秋季活动,在来自沙特阿拉伯、法国、澳大利亚、德国及其他地区的团队支持下,我们期待获得更多有洞察力的研究结果,作为我们雄心勃勃的计划的一部分,在阿尔乌拉建立一个全球考古研究和保护中心。

沙特研究所这一中心目前正在作为一个研究机构积极开展活动,计划到2030年在阿尔乌拉开设一个实体办事处。RCU赞助的在阿尔乌拉及其周边开展的研究正在增加知识基础,为沙特研究所提供信息。RCU预计,到2035年阿尔乌拉每年接待游客量达到200万时,该研究所将成为一个主要的旅游目的地。

Afalula考古和遗产总监Ingrid Périssé Valéro博士表示:在阿尔乌拉和Khaybar记录的这些新的风筝,为这些狩猎古建筑的起源、发展和传播打开了重要的视角,这标志着人类进化史和人类与自然环境关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些国际团队的开创性研究,包括法国专家Rémy Crassard博士所做的工作,并结合卫星图像分析和实地研究,是通过分析与这些古建筑相关的材料来测算确定年代和功能的唯一途径。毫无疑问,正在进行的研究将是史前研究中的一个里程碑。

最近的研究详情如下:

Rémy Crassard等人在Journal of World Prehistory上发表的《利用沙漠风筝作为大型狩猎陷阱:功能性证据和对社会经济和生态领域的潜在影响》。由CNRS和法国国家研究机构赞助的项目。 Rebecca Repper等人在Arabian Archaeology and Epigraphy上发表的《沙特阿拉伯阿尔乌拉县和Ḥarrat 'Uwayriḍ的风筝》。项目由RCU赞助。 Olivier Barge等人在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Reports中发表的《新的阿拉伯沙漠风筝和可能扩大了全球狩猎超大陷阱分布的风筝原型》。这篇文章中的Khaybar数据来自Khaybar Longue Durée考古项目。